额外加分:游戏成瘾 2

策划视频 sean 1673浏览

GA君要告诉大家一件事:今天这集,你们赚了。这一集没有搞笑花哨的效果,只有真情实意的心声。《额外加分》的帅锅编剧James Portnow史上第一次真人原声直面镜头,独白年少轻狂的游戏岁月,剖析成瘾背后的深层原因,以及重获新生后的心路历程。这是你我他都曾有过的经历,办公室内的汉纸妹纸看完无不动容。沉静一下心情,我们这就开始。

字幕译文

欢迎回来,朋友们。今天我们和Mac继续讨论所谓“上瘾”问题,实际上应该是“游戏强迫症”问题。

上周我们澄清了各种夸大其词,讨论了孩子过度游戏的问题所在。今天来谈游戏“上瘾”的最主要针对者,放弃现实,选择虚拟生活的少年与成年人。要说明的是这集节目会很“特别”,我们就如何处理这一集讨论了好几周,James重写了好多次脚本。我看他至少为这期写了15种开头和18种结尾,我记得他公寓里应该还有一大本草稿和笔记。无论改多少次,他依然觉得不够好。现在有办法了。我们一直试图客观去讲这个话题,并以我们一直以来的学术口吻讲述。但是对于这个话题,这种方式也许并不合适,特别是对于James,这个话题触动心声。所以我们决定干脆坦然面对,毫不回避地来谈。今天这集会特不一样,因为这个话题对于James特别重要,所以我认为他本人更适合来讲。来说吧,伙计。

大家好,Dan应该已经说明情况了。这可能是对我来说最难写的一期,我写不出来,所以打算这样讲。这是我个人的经历,关于“游戏强迫症”的亲身经历。这和今天的我依然有所关联,因为今天,我跟初恋聊了聊。时隔十年,她回来了。上一次见她,我们还是懵懂少年。现在,她已经是博士。我记得在雨夜,在我的RX7车篷下亲她的感觉。之后是八年在城市游荡的岁月。现在我们在这里喝着咖啡,追忆过去,我们都已长大。她笑的样子安逸而自信,这是年轻时不曾有的表情。她成长了,我也成长了。就在那一刻我意识到,现在的生活比过去幸福得多,我不再是她当初认识的青涩少年。我清楚意识到当你不再逃避,生活会多美好,而我曾经逃避。

当人们谈“游戏成瘾”时,他们往往会问游戏为什么让人上瘾?但他们其实该问,游戏填补了人心的哪些空白?这正是大多数讨论歪楼的地方。当你习惯性将游戏作为第一选择,取代那些本应更重要的东西时;或是你在生命的某个阶段,为玩游戏放弃了曾经重要的东西,你就在受游戏“上瘾”,即“游戏强迫症”所影响。

我曾踏上这条路,我最好的朋友在这条路上一路狂奔,但人生赢家没有一个走上这条路,没有人拿起一款游戏当场就对它上瘾。这才是问题核心,游戏本身不会让人成瘾,但它们确实提供了某些证明自我价值的东西。通常人们谈到游戏“上瘾者”时,想到的都是一群又懒又笨又无能的废柴,但真相天差地别。我遇到的每个需要与这个恶魔斗争的人,在生活的某个阶段,都曾被看作“充满潜力的孩子”。这正是陷阱所在。

我见过聪明能干的人,抛弃整个生活,沉浸在游戏的虚拟世界,只因现实世界告诉他们,他们其实没有自以为的那么好。就算是保持智力判断力与苦苦追寻目标的毅力,他们还是会输会被甩被裁员或被迫离婚。这种情况下,他们会投身游戏,因为游戏给予他们肯定,告诉他们这些素质是重要的。游戏会奖励他们,游戏会因为这些品质奖励他们。但不幸的是,至少在美国,高中和大学大多数时候都在向你展示,世界根本不关心你自豪的东西,那些我们最引以为傲的事情。对我来说,这个艰难时刻出现在高中。那时我有很多事可做,我在戏剧小组中找到了属于我的格格不入的小集团,然后又有了吉他。游戏之外,我拥有许多东西来加强自我认同感,但我仍然走上了“那条路”。

一切始于《网络创世纪》。我还记得第一次按下键盘,让我的人物撞到墙上,以及让他在我睡觉时演奏乐器来赚技能的经历。我觉得自己很聪明。后来我跑到Britania大陆,这个世界比现实生活精彩太多了,它令我颤抖,吸引我探索,没有哪堂课像游戏世界一样激发我的好奇心。我曾拨号上网玩过不少MUD,所以这游戏对我来说没什么新鲜的,但这是我第一次为游戏经常熬夜,第一次发现我每天都在想虚拟世界的事。上课期间,我会琢磨新的人物加点;该做作业时,却在幻想晚上怎么玩。我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。成绩下滑了,但我仍然处在正常范围。我还见朋友,只是觉得游戏是种很好的消遣。

然后,我又开始玩《星际争霸》。我在学校发现了一个小房间,里面有一台联网电脑,可以随便装软件。我开始在这里度过整段午休时光,哪怕这个小房间里密布中央供暖管道,大多数时候温度都高得吓人。我会专心致志地玩,无视温度,不吃不喝,无视我可能错过的一切。

《无尽的任务》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我承认我是个无尽迷,我的密友会在首发日翘课去买两份游戏拷贝。他比我大一岁,我们因戏剧相识,因游戏深交。凌晨三点狩猎Ettin’s时,他与我同在线上;战网2v2时,他和我在一起。我们有半年没说话,因为他抢了我中意却因害羞没牵手的女生。不过他并不知道,这本该警示我,这说明他当时太专注于游戏了,甚至没想明白我为何受伤。但最终因为游戏,我们恢复了好友关系,一切得到宽恕。毕竟除了彼此,还有谁能理解我们在游戏里开的玩笑?接下来几个月,我们就是一对活宝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自愿离开屋子,如果你熟悉西雅图的话,我们开车跑去Aurora,为一个很好的朋友买PC。他本是一个苹果用户,他的车上还贴着苹果标签。这是他的第一台PC,没人能说服他买PC,但我们每天软磨硬泡,跟他讲《无尽的任务》多好玩,最终还是游戏赢了。

在那之后,我的成绩一塌糊涂。我退出了戏剧小组,甚至因为分到一个重要角色而发火,当时满脑子只有怎么练级,天天以零食为伴。我还会想办法,利用那些不看书也能过的课。那时基本已跌到谷底,被留校察看也毫不在乎。第一反应就是玩《无尽任务》,然后试图忘掉这些事情。

还记得那天晚上,我们在等一个远道而来的朋友。他上了来我们这儿的船,却始终没来。他坐船在两地间来回,因为他在船上睡着了。我们笑哭了,觉得这事太搞笑了,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困到没法继续游戏了。当时就这么痴迷,但幸运的是,有件事改变了我。

有天晚上该去看电影,但那时状态太差了,有意无意地错过了那场电影。那时可能不太想见我朋友,但我们那群人里最害羞最安静的女生也没去,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做了这么件事。但我给那个女孩打电话,问她要不要去看晚点那场。那晚结束时,她已躺在我的臂弯中。之后一切开始有所改善,她重新点亮了我上学的日子使我回到舞台去管理道具。我们会谈和大学有关的事,她会给我看她收到的所有小册子,因为她SAT分数狂高收到了很多小册子。我越来越多地外出,在一起时她也逐渐放开,变得更开朗。我减少了游戏时间,大概《无尽的任务》30级左右时,朋友们超过了我。有一天他们在我门前出现,我的朋友们,陪我花了那么长时间做任务的朋友们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资料片出了。”他们进来,我们开始讨论,他们打算重新掷点,用新种族玩小号,他们需要一个治疗者。有关新地图,我们谈了很多,聊哪里经验值涨得如何快,我们策划如何使队伍变得更强,确保能活着回到旧大陆,如果你们还记得库纳克。

那晚快结束时,他们也为我买了一份游戏拷贝。我打给我爱的女孩,说需要跟哥们儿一起过周末。我离开的那些日子,他们学了Linux。组装了一台新机器,并且把ShowEQ设置好,一个可以接收服务器数据包的程序。所以他们可以搞到各种数据,像地图、怪物刷新率这样的信息,这是全新的体验。我们进步飞速,新种族也很强。我们狂扫各种关卡,很快我又开始每晚玩游戏,重回以前的状态,我使自己的生活支离破碎。生活中让我后悔的事不多,但我确实为那时的一些做法懊悔不已,我使许多关心我的人失望,错过了许多重要时刻。

有一天,朋友的女友在大厅里找到我,拉我到一边。她告诉我,前天晚上她求男友睡觉,他却坐在那里盯着新区域的图片看。当她讲完,已哭倒在我怀里,向我倾诉比不过游戏是多么羞耻,告诉我她有多憎恶这一切。我去安慰她,因为她就是那个我深爱的女孩,就是那个曾让我与朋友闹翻的女孩,就是使我和哥们儿半年没说话的那个女孩。她靠在我肩膀上哭完后,我告诉她我会跟他谈谈。当我回去把她的话原封不动告诉哥们儿后,我跟他商量怎么缓和,在尽可能不牺牲玩EQ时间的前提下把她糊弄过去。让我感到羞愧的回忆不多。我一直力图坚持简单的原则,尽可能不伤害他人,尽可能做到最好,不要让公平待我的人觉得我伪善,仅此而已。但每次回忆起那段谈话,我都心有余悸。我知道你可能不会看这期节目,但我还是该说声对不起,我至今深感愧疚。即使那时,这段经历也大大动摇了我。我曾试图告诉我爱的女孩,我努力想离开游戏,然而我却喋喋不休地告诉她更多有关游戏的事,抱怨远离游戏有多难。尽管我想表达的是,我知道和她在一起会更幸福,但我却喋喋不休,说的全是《无尽的任务》。

在跟她讲迷雾城时,她打断了我:“James, 我可能怀孕了。”这一刻我动摇了,瞬间感到现实如大坝崩塌,洪水汹涌而至。我抱住她,告诉她我爱她会为她做任何事。我告诉她从那一晚起,我会放弃所有愚蠢的游戏,我觉得自己可怜又可悲。过去一周,她表现有点怪。但我没意识到,因为我完全沉浸在幻想世界里,和她谈完,一切明了。我看清了自己错过多少,我的老师们花费了多少心血来鼓励我,而这一切都被另一个世界切断了。我求她原谅我,承诺会成为更好的人。庆幸的是,她当时没有怀孕,但这段经历使我彻底远离了EQ,也让我控制自己玩主机游戏的时间。

我没有再回到朋友们的地下室。因为我抛弃他们,他们很生气,他们认为作为治疗者的我,却在即将开荒迷雾城时背叛了他们。但重要的是,我发现生活总是会欢迎你回来。我提高了成绩,重新加入了戏剧小组,重新练起了吉他。整个夏天我都在苦读SAT。整个秋天,我把原来用在EQ上的时间用来写作和修改我的入学论文。我把进大学当作是EQ中的任务,活用游戏中用到的能力。

生活是会反馈你的,你要把它们用在正道上,像在游戏中一样使用。生活会欢迎你回来。我不会说从此一切安逸或完美了,我不会说我之后就一定能百战百胜,但我确实去了理想中的大学,我在美国几乎每一个州都演奏过音乐,最终还为热爱的游戏工作。今天设计EQ核心系统的人已是我的密友之一。当初买给他PC的朋友现在Popcap工作,离我住的地方就四条街。《网络创世纪》的设计师Richard Garriott甚至为我一本人工语言的书写了一章。我有幸参观了几乎每一个现存文明遗迹。

生活真的很美好。但最重要的是,我周围是爱我的人,他们愿为我踏上哪怕是疯狂的旅途。我仍然像当初玩EQ那样享受生活中的每个瞬间,通过活力思想与行动来应对挑战。我仍会选一个理想的目标,勇敢尝试,找出实现的方式。无论目标是做独立开发者,还是每周和许多很棒的人一起讨论游戏,我仍然在用游戏教我的工作伦理应对生活。但为了这些课程,我付出得太多了。而我的朋友甚至从没学到过,最终大学只读了一年就退学了,不能维持任何一份稳定的工作,他甚至从未搬出父母家的地下室,我上次听到有关他的事是几年前。我在Popcap的朋友试着给他一份游戏测试员的工作,他只做了几个星期。他使游戏瘾成为自我实现的幻象,生活没达到他的高标准,于是他转身投入游戏。当生活真的提供给他机会,出现挑战时,他就跑回去,躲在游戏背后,因为他害怕生活会再次拒绝他。但生活永远欢迎你浪子回头,你只是不能过早回避。我认识许多和游戏“瘾”做斗争的人,每个人都必须勇敢地战胜恐惧,迈出回到现实世界的第一步。敞开双臂,毫无顾忌地面对那些预期的挫折和失败。当你度过高中或大学阶段,你会发现生活欢迎有玩家思维的人。如果你用上游戏教会你的一切,如果你为之奋斗,你会在现实世界遇到游戏世界中不会存在的奇遇。

我知道我已经讲太久了,但还想再多说几句。首先,如果你被游戏成瘾所困扰,别以为花在游戏上的时间都浪费了,别以为你已无药可救,这不是真的。生活总会有出路,这种消极的思维方式只是你继续游戏逃避生活的借口。别这样,生活总会欢迎你回来。其次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如果你有朋友想退出游戏,或想脱离他们深陷的毁灭性状况,别引诱他们再回来一起玩。我有过这样的经历,这样做不好,千万别这么干。每个遇到这种情况的人都有和我类似的遭遇,又回到从前被“游戏强迫症”绑架的状态,是他们的朋友将他重新带回这种状态,还是不要成为做这种事的人。最后,记住你不是一个人,即便你受游戏强迫症困扰。我之前也没意识到这点。无论是网上还是现实生活中你都不孤单,有成千上万的人和你一样,经历着同样的挣扎,面对着同样的恶魔作战。社群会帮助你,玩家彼此之间是很有爱的。我保证,在我们这个松散的大家庭中,会有人愿意告诉你如何通过GED考试,如何在社区大学注册或申请一份工作。没什么可耻的。实际上,如果你有任何问题,可以随时上我们的FB主页。能做的可能有限,但它是开始。我们官网的论坛已上线,大家可以有个地方一起来探讨这样的问题,分享各自的经历,在需要的时候寻求帮助。

我很抱歉没能让节目客观中立地阐述游戏成瘾。虽然我本想这么做,但能说的全说了,都是大实话。希望这些话能帮助到一些人,但我不知道。哪怕有一个人因为这期节目迈出回到正常生活的第一步,这就值了。

知道吗?我还玩游戏。你也许会说,当然,那是你的工作。其实我只是不像原先那样沉迷游戏了,但生活确实因此变得美好。

祝大家好运!愿我们能帮到你。

相关视频

游戏成瘾 1 http://www.gamea.com.cn/gd/2586.html

 

转载请注明:【GA游戏策划新手营】 » 额外加分:游戏成瘾 2